新讀書主義

出处:《阅读救自己》   高希均著、天下文化出版

 

不再為應付考試而讀書;不再為應付就業而讀書。

傳統上,讀書人有他們清高的情操,但是「讀書」的動機,卻蘊涵濃厚的功利色彩。

在今天升學主義與考試主義主宰一個人早年的命運時,讀書、考試、就業,就變成了一個痛苦的三級跳。

當「讀書」淪落到如此的工具化與世俗化時,怎麼還可能有「讀書樂」?從幼稚園到大學,在二十年的讀書壓力下,誰會不厭惡讀書?

這正是今天台灣讀書風氣低落的一個根本原因。

新讀書主義,所要提倡的不是消極地從「苦」讀書中得到「新」樂趣,而是全面改變對讀書的心態。不論自己已經就業或者還在求學,首先必須下定決心告訴自己:

不再為應付考試而讀書;
不再為應付就業而讀書。

減少了讀書的強迫性,就增加了讀書的寬廣性。

進入社會,再用功的學生也會立刻發現:在本科學業上,書到用時方恨少;在其他知識上,書到用時更恨狹。

我們的大學教育中最欠缺的就是通識教育。因此一般大學生對本科以外的知識,從科學到人文,從藝術到宗教,都幾乎是「功能性的文盲」。

「新讀書主義」者,所追求的就是透過全方位的讀書,使自己,使家人,使同事,使朋友成為一個全方位的現代人。

這是一個現代知識分子對自己,也是對自己所關懷的人的新要求。

讀書是無法由他人代勞的。讀書是要自己投入的。一旦養成了讀書的習慣,就能自己體會到「三日不讀書,面目可憎」的哲理。

愛讀書的人,一定讀過不少專業以外的閒書,一定讀過不少看來沒有實用價值的書。那些曾經拿過博士學位的首長,常見他們在高爾夫球場上揮桿、在宴會席上乾杯、在公眾場合上高歌,就是看不到他們在談書。

讓「新讀書主義」者,來共同提倡,也更要身體力行:

自己再忙也要讀書;
收入再少也要買書;
住處再擠也要藏書;
交情再淺也要送書。

我們也要告訴社會各界:
最庸俗的人是不讀書的人;
最吝嗇的人是不買書的人;
最可憐的人是與書無緣的人。 〈1993年11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