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本是什么?

注:本文节录自绘本百科《绘本(图画书)是什么?》,作者为丁诚中。原文在http://huiben.baike.com/article-262338.html


“绘本”这个词来自于日文,与英文对应的是“picture book”。从一般意义上讲,绘本或图画书所指的对象是相同的,即那些图文紧密结合的图书。有意思的是,绘本这个词在世界范围比较通行的理解是“为儿童” 创作的图书,但在大陆,绘本这个词的最初流行反而是与“为成人”创作的绘本有关。绘本的结构和呈现形式

绘本中的图画

“绘本里有非常出色的文章,非常出色的图画。”(松居直),从图书结构的角度来分析,绘本里有文字和图(无字书是一种特殊的表现形式)。但是绘本不同于 一般有文字、有图画的书;绘本里的图画、文字和图文关系是有特定要求的。儿童文学家彭懿在他的新作《图画书阅读与经典》中指出,“绘本是用图画与文字共同 叙述一个完整的故事,是图文合奏的。在绘本里,图画不再是文字的附庸,而是图书的生命,甚至有很多绘本是一个字也没有的无字书。”

所以,就绘本而言,“画”是它的生命线,儿童凭借图画来读懂故事的脉络或者理解图画提供的知识、信息,因此绘本的画不是插图,它不是只为了表现文字已经 表白的那部分内容,不是作为文字的“助手”来出现,而是它本身就是一个完整的创作,它的内涵甚至比文字讲述的更丰富。绘本通过视觉来吸引孩子,绘本中的绘 画诚然可以作为独立的绘画作品来欣赏,但它不仅仅是通过线条和色彩的配合或对于构图和形式审美而引起孩子的愉悦,儿童与绘本中的绘画的关系,首先是在画上 看出故事或知识、信息,对他来说这就是读书的最初入口,画引起孩子的兴趣。如果画上表现出故事,孩子的眼睛是会发现它的。

松居直先生谈到对图画的要求时说“我选择的标准是他的画能不能讲故事。他光会画情节是不够的,必须能够理解情节,另外还要跟故事的背景联系起来。”所 以,绘本中的图画应该能够“讲述”、必须能够表现图书的内容、主题和细节,富有艺术表现力、有丰富的细节等待孩子去发现,并能够和孩子已有的生活经验连 接,激发孩子的阅读兴趣,引起孩子的共鸣。绘本里的图画不能视为独立的绘画艺术,它不能让孩子仅停留在欣赏绘画的地步,它要使孩子以画为线索进入另一个世 界、要在孩子心中创造一个立体的世界。绘本里图画的“讲述”的功能、或者语言功能、“不需要文字,图画就可以讲故事”的能力,是绘本对“图”的基本要求。

绘本还强调画面的连贯,即画与画之间的衔接、连续,在规定的几十页内,画面要形成一个连续的视觉映像,这种衔起着推进故事、将读者带入情节发展中的作 用。同时,要不断展开故事,就需要不断地保持和发展形象,注重在图画之间埋下线索。绘画要能表情丰富的讲故事、生动地展开情节,还必须具有动感和节奏。这 些要求,尤其在“无字书”中显得尤为突出,去除了文字的辅助,无字书挑战了作者如何单纯用图画为孩子说故事的能耐:要让无字书不致变成画册,无字书必须作 到图象时空及故事结构严谨、启发情感或激发思考与想象力,还要能兼顾孩子发现的乐趣。

美国凯迪克奖和英国凯特.格林纳威奖是世界权威的绘本大奖,我们可以从它们评选优秀绘本的标准来进一步了解绘本对“图”的要求。凯迪克奖的标准:是否使 用优秀的艺术技巧?图画是否能够巧妙的呈现此书的故事、主题或概念?图画的风格是否非常适合此书的故事、主题或概念?透过图画,是否能完整传递出书中的故 事情节、角色、气氛与讯息?凯特.格林纳威奖标准:图画选择的媒体材料是否恰当?画家的个人风格是否有创意而且独特?风格是否有利于表现主题?整本书的画 风是否一致?

 

作为儿童文学的绘本与作为知识性读物的绘本

通过讨论绘本的结构和呈现形式,我们已经了解图画在绘本中的重要性以及绘本对图文关系的要求,甚至也存在完全不依赖文字的“无字书”;上文也没有对绘本中的“文字”进行专门的讨论,这是不是表明“文字”在绘本中就不重要、或者可有可无,或者文字只是图画的补充或“助手”呢?我们可以先从以下几个角度来思 考这个问题: 1、绘本强调图画的讲述功能、语言功能,而且是作为最本质的要求;2、无字书:作为绘本中特殊的形式,它们虽然没有文字,但是也有故事、有语言,实际上仍 然存在支撑图画表现的语言,松居直先生甚至说“我不把这类图画书看作特别的东西”;3、从大量世界经典绘本实例来分析,大部分绘本呈现的形式是图文结合的 方式,文字的重要性一点也不输于图画,许多绘本中的文字单独抽出来也能成为伟大的文学作品。

当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绘本作为儿童文学中一个重要的类别的角度去考察绘本中的文字时,我们就会真正理解文字或者语言对于绘本的意义,理解绘本 作为儿童文学对文字的内在要求。从一般意义上说,绘本是儿童文学的一个重要分支,那么文学性也必然是绘本的内在要求。美国儿童文学批评家台贝卡.丁.卢肯 斯指出:“孩子和成人一样,渴望依靠阅读摆脱现实的限制,探索世界,寻找自我,塑造全新的自己。”“儿童文学与成人文学的区别是在程度上,而不是在本质 上”。文学是以语言为材料或媒介的艺术,是具有审美意识形态性质的、凝结个体体验的、沟通人际交流的语言艺术。离开语言、文字、文学这几个关键词,绘本也 就无从谈起。文学语言与科学语言、日常语言很大的差异。绘本语言或文字的文学性要求至少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1、 想象性、创造性与虚拟性:文学是创造性的艺术,文学用语言创造一个虚构的世界。
2、 情感性:文学是情感的形式,或“情感的象征”,文学表现人类对生活、事物所产生的情感,即使表达思想或说理,也以情感烘托出来 ,情感被客观化,成为了形式,可被观赏 。
3、 体验性:文学是作者生命体验的结晶,它是生活的反映,又超越于生活。
4、 人文关怀、表现人类生存的母题:反映和关注人类普遍或共同的价值。
5、 审美性与愉悦性:文学具有审美功能,能使人愉悦。
除了作为儿童文学的绘本,还有一些绘本重在知识传达,我们可以简单地把绘本划分知识性绘本和文学性绘本,需要注意的是二者并没有严格的界限,在一本绘本 里往往是知识性与文学性兼具的。有些学者也把知识性的儿童读物归入广义的儿童文学的范畴。但无论作为儿童文学(性读物)的绘本还是作为儿童知识性读物的绘 本,都不能离开他的接受对象—–“儿童”来考察它们的特性和要求。美国凯迪克奖把绘本是否具有儿童性作为一条重要的标准提出来:“评审团必须以儿童 的理解力为前提考虑该书是否有杰出的表现”。

顾名思义,儿童读物的读者是儿童,那么以儿童为中心、从儿童出发、遵循“儿童本位”的观念是其应有之义。接受美学的观点认为:创作乃是一种对话,读者在 创作阶段就已经进入了作品、并对文本施加影响。也就是说,一个作品,在作者立意创作、选材时,读者的形象就已经出现了,并且一直伴随着作者,参与文本的创 造。这个读者就是隐含读者,是作者在作品中设立的对话对象。这一点,对于理解绘本和其他儿童文学尤为重要,我们在绘本往往都能发现“孩子”,都能察觉作者 为孩子留的若干扇“门”,这就是儿童的视角、儿童的入口,绘本的题材、主题、结构、语言、表现形式等都综合体现了儿童这个隐形读者的存在,其欣赏能力、趣 味都在作品中体现出来了。儿童读物的创作乃是一种先有读者对象、一开始作者就已经意识到要为现实生活中的特定群体的写作,这时,隐含读者的设立明显会受到 现实读者的影响,作者对儿童的了解程度、能不能将儿童的能力和兴趣要求准确的反映到作品里,就会影响儿童能否进入作品。这也正是绘本能够从孩子内心得到认 同的真正原因。根据这一点分析,绘本还应该具备如下适合孩子的特性:

1、 主题明确突出,让孩子易于理解。
2、 由于面对儿童,绘本应具有文化眼光和文化传承性质。
3、 语言浅显精练、易懂、形象,生动活泼、规范,符合其年龄特点。
4、 结构单纯,情节有趣,形象具体鲜明,想象丰富,还要使其内容、形式及表现手法都尽可能适合儿童身心发展特点。
5、 描写游戏、反映游戏、引导孩子游戏,对儿童游戏精神给于肯定和张扬,帮助孩子宣泄剩余精力、获得快感,帮助孩子创造一个自由的世界,获得幽默想象的极大乐趣。
6、 审美快感以及由此产生的快乐性,能够带给孩子快乐,这一点一直被松居直所强调,他认为,快乐的对于儿童阅读的重要性超过其他所有的功能,而且无论怎么强调都不为过。
7、 非功利性:与上述的游戏精神和艺术精神关联,他们大半都没有让孩子学习的目的,但却有这方面的影响和效果。即使有所谓的教育性,也应是广义的、无形的教育。
8、 要特别注重语言和绘画的品质和艺术性(也包括书的整体艺术品质、艺术形式):儿童在审美心理结构中,顺应能力较强,而同化能力较弱,使他们极易沉入作品, 把自己整个交给作品,并被作品引导着前进。他们可塑性强,易感、易接受各种艺术形式和思想情感、易被规范整合,这既是优点也是弱点,完全取决于他们接受的 作品的品质和品味。儿童正处在迅速成长时期,生活经验少,世界观、价值观没有形成,是接受各种印象最为敏锐,并能终身留下痕迹的时期,艺术形象的感化力量 在他们身上显得更加明显突出。孩童年时代所接触的作品对他们这一生会有深远的影响。
还有一点也许不应该被忽视,尽管它表面看来似乎与绘本作 为图书的特殊形式和作为儿童读物的特殊形式本身无关,但是却关系着我们的整个未来,那就是绘本的“理想主义”色彩。儿童是我们的未来和希望,这个世界能否 变得更加美好,取决于我们在书中赋予的观念。正如美国作家莱斯特所说“儿童文学体现着一种不寻常的希望”,这希望在于作者赋于作品和作品中表现出来的一种 精神力量,“真正的艺术就是对价值观念至诚的追求…….正是对于善良的崇敬之感,才使得儿童文学成为一种希望的文学。”这也是我们支撑我们从事这项工作的 全部力量的源泉,因为“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梦,相信有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儿童往那个世界的最重要的途径或许就是优秀的文学作品了。儿童文学图书就是这样 一条路,它是一条未知或难以把握的路”(挪威儿童文学作家  托默德.豪根)。

Comments are closed.